By admin

向日葵视频在线下载安装

Categories : 未分类

   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   看着司曜慢吞吞的动作,慕少凌催促道:“动作快点。”

   “急也没用,水银温度计要一定时间。”司曜悠悠说道,看着他们夫妻两人,都摆着一副担心的模样,他摇了摇头,安慰道:“孩子发烧很正常,特别像湛白这种,好长一段时间都没生病,生病起来,反应大也是正常的。”

   所谓病来如山倒,也就是这个道理。

   阮白听着他的话,还是觉得焦急内疚,昨晚她比较在意软软跟淘淘的感受,忽略了湛白,就连他什么时候开始烧的,多少度,都不知道。

   五分钟后,司曜抽出水银体温计,看了一眼:“发烧三十九度半,没事的,湛白身体素质好,挂个水打个针就会退烧了。”

   “好,麻烦了。”阮白看着湛白烧得嘴唇都起了皮,心疼地很,拿起水杯跟吸管,轻声呼唤,“湛湛,来喝点水,身体会好受点。”

   湛白睁开眼睛,撑着身体勉强喝了几口水,尽管身体烧得难受,他对水的需求却被不舒服给压了下来。

   阮白想要劝他多喝几口。

   司曜说道:“他不想喝先别勉强他,等会儿吊了针就会好很多了。”

   阮白只好作罢,看着慕少凌,她道歉着:“是我没有照顾好湛湛。”

   “不关事。”慕少凌搂着她的肩膀,低声安慰,“湛湛只是发烧,不要把这些搂在身上。”

   柔光美颜清纯少女白皙美肌透光唯美写真

   阮白点了点头,看着孩子生病的模样,恨不得自己替他生病。

   司曜给湛白开了针水,催促护士送过来,然后帮他打了针。

   阮白拿着药,哄着湛白吃下,幸好他懂事,即使难受也不闹,直接把药吞下。

   司曜看着他们一家三口,虽然这里是他的办公室,但是站在这里,好像是碍眼了,于是说道:“我去巡查病房,要是针水打完,直接去站台呼叫护士拔针就是。”

   “嗯,谢谢。”阮白道谢。

   慕少凌则是酷酷的表情,道:“不留在这里?”

   “比湛湛严重的病患还有很多,带着孩子霸占了我的诊室,那我只能去别的地方会诊咯。”司曜嘴角一咧,嘚瑟着,也只有在慕少凌有事要他帮忙的时候,自己才能这么嘚瑟。

   阮白略微不好意思,“抱歉……”

   “没事,要给钱的,这个就按照VIP病房收费就是。”反正他们也不缺这点钱,司曜拿起听诊器往外走,“体温计就在桌子上,旁边有酒精消毒,要是针水打完后半个小时还没退烧,记得让护士呼我。”

   说完,他走出诊室,关上门。

   阮白看着针水慢慢往下流淌,流入湛白的静脉之中。

   慕少凌牵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,“别担心,司曜的医术还信不过吗?”

   阮白与司曜接触过很多次,对于他的医术,自然是信得过的,只不过心头的愧疚一直在蔓延,她坐在他身边,说道:“昨夜那幕吓人,软软跟淘淘都被吓到了,我看湛湛的神情还算淡定,所以我以为没什么……”

   “不怪。”慕少凌双手把她的手包裹起来,“那件事谁都不想的,对了,警察那边查到了什么吗?”

   阮白说道:“警察搜了证,不过因为监控被干扰的原因,他们只能从证物入手调查,到现在都没查出点什么来。”

   “监控被屏蔽了?”慕少凌觉得意外,不过转念头一想,普通的小偷也不敢偷到慕家来,有那点手段也是正常。

   “现在还在修复。”阮白说道,早上因为湛白发烧的缘故,她风风火火的也没有问监控的事情。

   不过在离开的时候,她还看到安保公司的人蹲在电脑前处理着,所以估计还没修复好。

   “对了,天瑜怎么样了?”刚才她一直在担心着湛白,没有时间问天瑜的情况。

   “失血过多,有严重的脑震荡,医生输血抢救回来了,不过脑袋里查到有血块,要留院观察,如果血块面积没有增大,就暂时不用管。”慕少凌说道,司曜一大早在这里,也是因为昨晚半夜他把人给挖了起床回来医院救治天瑜。

   “这么严重……”阮白听着心脏莫名一跳,觉得难受。

   毕竟孩子是天赐的礼物,他们不应该遭受这些伤害。

   “有司曜在,不用担心。”慕少凌说道,司曜是这个医院的王牌医生,不但是国内,就是国外也十分受欢迎。

   很多医院跟研究所争着给他抛橄榄枝,若不是有特殊的原因,他也不会留在这个医院的。

   “等湛湛好一点,带我去探望一下天瑜吧。”阮白看向床上的儿子。

   “好。”慕少凌应允道。

   “我给湛湛量个体温。”阮白站起来,拿起司曜放在桌子上的体温计,消毒,然后塞入他的腋下。

   五分钟后,她拿出来一看,温度没有退多少。

   阮白低声询问,“湛湛,要喝水吗?”

   湛白烧得迷迷糊糊的,听到她的话,下意识摇头。

   他不想喝水,阮白是一点办法也没,只好顺着他的意思。

   一直到打完针后,湛白的体温才慢慢降了下来,她摸了摸,额头总算不烫了,才松一口气。

   湛白的精神也好了些,坐起来,除了神色有些虚弱,脸上的潮红也因为体温降下而退下,他虚弱道:“爸爸,妈妈,们去看妹妹吧,我在这里就好。”

   “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?”阮白拿着纸巾擦了擦他的后背,刚才退烧的时候孩子出了不少汗。

   “没关系的,我不乱跑,我病了,过去的话会传染给妹妹,不好。”湛白懂事道,虽然病的迷迷糊糊,但是爸爸跟妈妈说的话他还是能听到。

   阮白还是不放心。

   司曜推门走进来,看到湛白已经坐起来,他笑眯眯问道:“湛湛醒来了?”

   “裴叔叔。”湛白有了精神,乖巧问候。

   “看来退烧了,我来看看。”司曜把手搁在湛白的额头上,的确不烧了,又问着阮白:“有测过体温吗?”

   “刚刚测过,三十七度。”阮白回答道。

   “很好,看来是不烧了。”司曜点头,又从桌子上拿起备用的药,递过去,“避免会反复,先放着。”

   “谢谢。”阮白把药放入手袋里。

   湛白问着司曜:“裴叔叔,我能在这里多待会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