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 admin

不用钱也可以看操逼的软件

Categories : 未分类

   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   念穆回到客房后,翻来覆去的,还是睡不着。

   她本来想半夜再离开的,所以打算现在睡一会儿,但是没想到今天在高铁上睡得太多,现在倒是睡不着了。

   念穆坐起来,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看了一眼时间。

   还有两个小时才到十二点。

   她现在离开时间太早了些,但是如果吃药睡觉,她又怕自己等会儿醒不过来。

   找阿木尔的事情,趁早不宜晚。

   念穆无奈之下,只好刷着视频。

   慕少凌带着整个公司的人到B市旅游这件事成了A市的热点新闻,念穆刷视频的时候恰巧刷到,顺带的看了一眼视频下面的评论。

   好些人都在视频下面评论着,壕无人性。

   而另外一些人则是表示,很羡慕,很想道B市工作。

   念穆看着那一声声的夸赞,不禁地扬起了笑容,慕少凌被人夸着,她的心里也高兴。

   地铁偶遇清纯养眼樱桃小嘴美女

   有了开头,她就忍不住继续刷关于慕少凌的消息。

   慕少凌在A市是风云人物,虽然花边新闻少,但是关于经济跟商业类的报道则是挺多的,念穆看着他以前的每一个商业决策,给A市带来的经济发展,心里的自豪感越来越重。

   这个男人,曾经是她的男人……

   这种自豪感就像是与慕少凌连在一起的,他好,她就高兴,他若是碰到难处,她就会心疼。

   念穆越看,心里的感触越来越大,感觉是着了魔一样。

   闹钟响起,她看了一眼,已经到了十二点。

   是时候出去了。

   念穆停下了自己刷视频的动作,换了一身衣服后,便离开了客房。

   她看了一眼走廊,没有其他人,估摸着他们是休息了,或者在山庄的就把狂嗨着。

   念穆顾不上那么多,直接坐着电梯到了一楼,酒店是在山庄里面的,而且还是比较靠里面的那种,战地的面积比较大,但是幸好,这个酒店二十四小时都有观光车。

   她离开酒店便坐上了观光车,让司机把自己送到山庄门口。

   司机收了她递过来的钱,自然会办事,待她坐稳以后,便开车到山庄门口去。

   一边开,一边问道:“姑娘,这么晚了还出山庄,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?”

   “嗯,是挺重要的事情。”念穆说道。

   “我们山庄处于B市比较偏僻的地方,这时候出去,很难打车吧?不过有时候也有些黑车在山庄门口等着拉客,不过我劝不要坐,那些司机都是黑的很,这么漂亮,要小心些咯。”司机提醒着她。

   念穆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是用打车软件打了车,这个时候,司机已经到了门口等着我了。”

   “好勒,不过还是要小心点啊,若是想要玩,山庄里的设施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房的。”司机絮絮叨叨着。

   念穆笑了笑,没有接话。

   坐着观光车到达山庄门口后,她下了车,找到了自己打的车,上车过后,她便给了一个地址。

   按照以往的老规矩,她没有直接给据点的位置,而是随意挑选了一个地址,打算等到达目的地后再换车。

   为了不让人怀疑,她选的地址是当地的一间酒吧。

   这个时候还出门的人,不是为了过夜生活吗?

   念穆到达酒吧后,没有为那里的灯红酒绿给停留,走到附近的打车点,拦了一辆计程车,往据点那边赶去。

   她在据点附近的街道下了车,付了钱以后,看了一眼周围。

   这里是居民区,倒是没有酒吧那边的热闹,安安静静的,没有人影。

   念穆快步走到据点那边,看着门口,她按下门铃。

   很快便有人来开门。

   念穆看着里面身材魁梧的男人,神色毫不畏惧,说道:“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   “找什么人?”男人看到她的瞬间,眼前一亮。

   念穆抬起手,在门上有规律地敲了几下,这是他们统一的暗号。

   男人知道她是自己人后,立刻打开门,说道:“进来。”

   念穆走了进去,看着男人,说道:“我来找阿木尔,他是在一个月前到达B市执行任务的。”

   男人上下打量了几眼,没有作声。

   “怎么?他不在?”念穆问道。

   “算是幸运了,他今天刚回来。”男人说着,在前面给念穆带路。

   念穆一听阿木尔在这里,松了一口气,至少,他在这里,而且还活着。

   “他就在里面的房间。”男人指着一扇门说道。

   念穆也不怕他会骗自己,毕竟她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他们这些人都要完蛋。

   因为她是阿贝普最重要的一只棋子。

   念穆推开门的瞬间,嗅到了一股浓厚的血腥味道。

   阿木尔受伤了……她还没见到人,脑海里就有了这个念头。

   她赶忙推开门看着里面的情况,果然,阿木尔坐在那里,一手握着纱布,另外一只手,则是鲜血淋漓。

   “阿木尔,怎么回事?”念穆连忙走过去,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源源不断地留着血,心便抽疼着。

   她把他当成弟弟来疼爱,自己的弟弟伤成这样,自然会心疼。

   “怎么到了这里?”阿木尔看见她,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。

   “先别说那么多了,让我检查一下伤口。”念穆顾不上解释那么多,想着先帮他把伤口止血,按照这流血的速度,他再拖会儿,身体就该虚了。

   阿木尔抿着唇,他受伤的这件事,本就没打算要告诉她的。

   但是没想到,她居然出现在这里。

   念穆是联系不上自己,所以专门过来的吗?

   阿木尔看着她,心里一阵感动。

   念穆检查着他的伤口,伤口很深,能看到里面的骨头了,她深呼吸一下,忍着情绪,说道:“伤口很深,若是不缝合,恐怕很难止血。”

   “要缝合吗?”站在门口的男人看着地上血淋淋的纱布,这是阿木尔刚才试图用按压的方式来止血的纱布。

   “是,这里应该有工具吧?”念穆问道,他们的人受伤是经常的,所以据点这边一般都会备好医疗器材。

   “有是有,但是麻醉药恰巧用完了,组织那边还没送过来。”男人回着。